打破《蜗居》的宿命,成都有没有一条出路?

[ 128 查看 / 0 回复 ]

首先声明,本人无意冒犯这个社会上的各种能量。如有冒犯,请勿跨省跨市跨县跨村追捕……

    《蜗居》遭禁了,表面上是房地产商人绑架整个社会的结果。

    但是其根本并不那么简单。

    我认为有两条:一来,是因为全国只有北京上海广州三个特大城市,再就是成都武汉杭州南京西安沈阳深圳这些区域中心城市,全国的学生毕业了都朝这些地方跑,农村根本留不住人,不像以前古时候,秀才考不起,还是要回乡做乡绅,现在农村和城市比,差距天远地远,没人回家,都去了大城市,几年后恋爱结婚生子……于是大城市的房价一路飙升。

    二来,20、30多年前的生育高峰使我们这西人来到人间,相应的,我们现在又制造了一个生育高峰,成都这些新一点的高尚小区,都是刚出生的小孩子。他们的父母也是刚需的体现啊

    这些东西都是成都避免不了的。尤其是当这个神奇的国度里,大西北、大西南的人都跑来买房子、生活、做生意的时候,三环路内挤满了,我们开始挤外环,当外环挤满了,我们……成都人是不是难逃《蜗居》的宿命??

    我觉得有一条路可以走,就是加快建设三环路外的乡镇和农村,使成都的城和乡有一种新的关系:建设一个为健康、生活以及产业而设计的城市,它的规模能足以提供丰富的社会生活,但不应超过这一程度;四周要有永久性农业地带围绕,把农村发展起来,使农村留得住人,除了产业、商机、人气、还有基础设施……不要把农村的地占完了,也不要让大家都朝三环路里面跑。

    现在国内大多数城市环境的恶化是由城市膨胀引起的,城市无限扩展和土地投机是引起城市灾难的根源。成都需要一种“城市——乡村”结合的形式,即兼有城、乡的有利条件而没有两者的不利条件。

    比如,城市四周为农业用地所围绕;城市居民经常就近得到新鲜农产品的供应;农产品有最近的市场,但其市场不只限於当地。田园城市的居民生活于此,工作于此。同时,城市的规模必须加以限制,使每户居民都能极为方便地接近乡村自然空间。

    其实,成都最有这个条件了,周末有太阳,去五朵金花、去温江、去大邑、去龙泉山喝茶摘果子本来就是我们的生活,本来就是成都的核心竞争力,这个东西如何整合到一个城市的发展规划中,非常考水平。

    只是,我们都太急,海藻姐妹身上有我们每个人的影子。钢筋水泥的生活,空间太紧张,节奏不科学,如果成都当政者不迅速谋划,十年后或许还看不出征兆,但是50年后,我们一定会后悔!!!!!
TOP